爵迹

第二节:骨蝶莉吉尔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但接着,她就目不斜视地从麒零身边走了过去,甚至连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,仿佛麒零是不存在的。她一直走到流娜面前,抬起头看向红色的狮子,目光里是一个小女孩天真的疑惑,她用天真而脆生生的声音说:“为什么它会在这里呀?它不知道马上要来么?”
她小小的身躯站在巨大的火红色雄狮面前,睁着双眼天真地望着它:“你是不是,想死?”她的声音弱弱的,很平静,像在问别人吃过早饭了没有。
在她目光的注视下,像是看见怪物般,越来越退缩,之前飞扬跋扈的暴戾气焰,此刻消失无踪,仿佛一条受惊的狗般颤抖着。流娜站起来,挥了挥手,溃散成一团红色的烟雾,消失在空气里。
小女孩歪了歪头,慢慢地走到一个角落的椅子面前,然后转身坐在椅子上,把腿缩起来,抱着膝盖,整个人小小地,陷在椅子扶手的空间里。她托着她圆圆的小脸,用她灵动的大眼睛,像是看着一群死人般,把目光从房间的人脸上一一扫过。
流娜压抑着内心的恐惧,站起来,对着小女孩说:“如果你也是来和我们抢的,那我认输,我退出。”
小女孩认真地皱起眉头,她轻轻地摇了摇头,用一种像是从遥远的空间传递过来的幽幽的声音,认真地说:“不是啊,我不是来和你们抢的。”说完她把目光转向窗外,此刻的窗外已经漆黑一片,片刻之前那轮巨大的如血残阳已经完全地沉进了地平线之下,冰凉的夜色此刻已经密密麻麻地涂遍了小镇的每一寸地面。整个福泽只剩下从各家房屋窗户透出的零星灯火。
小女孩儿托着腮帮,楞了一会儿,然后轻轻地说:“我是来和他们,抢的哦。”
旁边托卡在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他们是谁?”
小女孩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来,看向托卡,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。她目光空洞地看着托卡,说:“他们,就是他们呀。”然后停了停,说,“他们不是你。”说完把头转回来,盯着门外道路尽头,一动不动。“我不喜欢你问我问题,我刚刚就说了,我不喜欢吵闹的地方。”
托卡坐在桌子前面,一动不动,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女孩儿的问题。
只是站得离托卡近一些的麒零,已经弯下腰忍不住呕吐了起来。
从托卡的两只脚下的地面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长出了几株锋利而尖锐的冰晶,如同疯狂生长的藤蔓般,从他的脚底穿透,沿着托卡的身体内部,一直从小腿、大腿内部往上穿刺,最后从胸膛处密密麻麻地扎了出来,盛放在空气里,像是有一颗巨大的白色海胆从他的胸膛里爆炸了一样。无数水晶石般锋利的冰刃,把他的尸体装点得像是一个雕塑。他的内脏和肠子,血淋淋而滚烫地挂在这些银白色的冰晶体上,冒着滚滚的白气。
死亡的恐惧从头顶笼罩而下,冬夜里寒冷的风卷裹着零星的冰屑,从窗户外面吹进来。不断攀升的寒冷气息,在驿站大堂里卷动着。流娜站起来,看着小女孩,满脸恐惧,“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
小女孩没有看向流娜,而是抱着膝盖,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面不知道什么地方,她的目光涣散,像是没有焦点,似乎可以穿透屋顶直接看见外面越来越黑压压的天空。
“连我你都不认识……”小女孩把目光放下来,表情看起来有点儿遗憾。
“她是……莉吉尔……”金斯从颤抖的喉咙里,嘶哑地挤出这句话来。
“咦?……你认识我啊?”莉吉尔幽幽地看着金斯,突然轻轻地笑了,面容像是藏在雾气里的一朵花,“还是说……你看见它了?”
小女孩蜷缩在光线昏暗的角落椅子里,但是她身上却笼罩着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绿幽幽的光芒。此时,在她的身后大堂角落的地方,隐隐约约地出现一只……一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生物。看起来像是一只巨大的蝴蝶,但是,却完全不是蝴蝶。它因为太过庞大,只能把身体扭曲着挤在莉吉尔身后的墙角里,它几乎快要把整个屋顶撑破了。它身体上覆盖着细密而光滑的鳞片,每一片都闪烁着绿色的幽光,组成它翅膀的那些支架,全部都是一根一根森然的白骨,连接在这些白骨中间的翅膀是一层肉膜,看起来有种让人恶心的柔软黏腻。这个怪物的翅膀边缘长满了湿漉漉的像是章鱼触手一般的须状物,此刻正乱七八糟地蠕动着。整个巨大而阴森的骨蝶,看上去其实更像一只黏糊糊的斑斓蝙蝠,扭曲在莉吉尔的身后一动不动。
“它看起来真漂亮啊,对吧……”一根黏糊糊的蚯蚓一样的东西,从屋顶上垂下来,莉吉尔伸出手,抚摸着垂下来的一根黏糊糊的触手,仔细看一下的话,会发现触手的顶端,有一只半闭着的肉眼。
金斯和流娜猛地站起来,带翻了椅子。他们匆忙地冲出了驿站。
没有人想和这样的怪物争什么东西。
麒零缩在驿站的角落边上,他想跑,可是整个人从头皮到脚趾,都麻痹了,他看着眼前依然目光空洞的小女孩,又看着刚刚仓皇离开驿站的金斯和流娜,他完全被吓傻了,更别提大堂角落里那堆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。
如果之前对魂力世界充满了向往的话,现在的麒零,只想赶紧逃出这个噩梦。
莉吉尔这个时候转过头来,看着麒零,“我饿了。”她身后的突然“哗啦”一声化成了一摊绿色的浓浆,汩汩地从墙上淌下来,沿着地面流淌,液体像是活物一样攀上椅背,顺着莉吉尔的后背流进她的身体。“你去找点儿吃的东西给我。”
麒零点点头,上下牙齿害怕得直哆嗦。他一边点头一边跌跌撞撞地准备朝后院跑。
“喂。”麒零刚刚要跨出后门,莉吉尔叫住他,“你最好快一点儿哦,而且如果你敢逃走的话……你应该知道,你一定跑不过它的吧,它可是会飞的哦。嘻嘻。”莉吉尔发出短促的笑声,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
麒零走出大堂之后,莉吉尔回过头来,目光盯着驿站门外,“哎呀,他们终于来了。金斯和流娜干吗要跑呢,好像我是个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。难道他们不知道,跑出去,才真正会遇见一群怪物么……”她少女的面孔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忧伤,好像真的在为他们两个感到可惜似的。
天空的乌云被风吹开了一个缺口,月光从天空上照下来,照在驿站外的大道上,在离驿站两百米的大道分岔口处,此刻正横着金斯和流娜的尸体。皎洁的月色在他们的尸体上覆下了一层薄薄的寒霜。
一刻钟之前,驿站的大堂里只剩下莉吉尔一个人,而现在,突然重新变得热闹起来,加上莉吉尔和麒零,一共十个人。
新来的八个人都穿着款式差不多的浅银色长袍,利落而高贵。男的都戴着一看就身份显赫的头饰,腰间别着一把细长的古银佩剑。而女的都穿着如雪如雾般飘逸的纱裙,那些纱裙随她们的举手投足而摆动着,烟雾一般在她们身上无风而浮,轻轻地荡漾着,像缓慢变幻的雾气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